ProPublica

Journalism in the Public Interest

Cancel

新浪微博:遭遇中国式审查

近五个月来,我们关注了100个新浪微博账号,收集了所有附带图片于被删除的微博信息。这些删除的图片并让我们更加了解中国如何运转这一庞大的审查系统。

今天,我们正式发布这一项目的调查成果,并以互动功能协助读者查看和了解从新浪微博上删除的图片。

汉字“坦克”。中国异见人士的姓名。大黄鸭的照片。提及藏人抗议或倒台政治明星薄熙来的言论。政治漫画。

被称作“中国推特”的新浪微博,每天能够吸纳一亿条信息在此发布。与此同时,成批的审查员却在小心翼翼地清理着这一洪大的信息流,寄希望能够过滤出挑战政府、扰乱“和谐社会”的“反动言论”。

其实,新浪的审查手段是公开的秘密。五个月来,我们一直监视着那些监视网民的审查员。今天,我们正式发布这一项目的调查成果,并以互动功能协助读者查看和了解从新浪微博上删除的图片。

因为中国政府在境内封锁了推特和脸书,新浪微博一跃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媒体,与五亿用户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尽管微博上的言论或高雅或粗俗,或委婉或刺耳,但此地绝非一个自由的论坛。

在如今的中国,新浪微博的审查员跟其他网站的审查员一样,对删文尺度的拿捏有些吃力。如果让用户畅所欲言,政府就会不高兴,可能要强迫关站。然而,如果大肆删文,用户又会不高兴,可能会跑到竞争对手那里去发布消息。

现在,虽然针对微博审查研究颇多,但对图片审查还未付诸太多关注,而对图片审查背后的动机和目的,研究成果就更是寥寥无几。

近五个月来,我们的软件悄无声息地关注了100个微博账号,收集了所有附带图片的微博信息,并对这些微博反复检测以查看它们是否已被删除。如今,我们的存档已收录了超过八万条微博,其中至少4200条被审查员删除,占总发布量的5%。

从这些被删除的微博中,我们提取了今年夏天某两个星期收集到的样本,共计527条。通过一批精通中文的志愿者的协助,我们对其进行了审阅和分析,从中发现了若干敏感事件:对倒台的政治领袖薄熙来的审判;重庆女警的街头抗议;对公盟创始人之一许志永的抓捕——这一组织已被政府取缔。

一直以来,新浪和其他中国微博网站一样,仰政府之鼻息,小心行事以求生存。今年夏天,中国政府以“散布谣言”的罪名抓捕了多位知名微博用户,各大微博平台只能听之任之。

在微博上,经常发布敏感内容的用户,或者追随者众多的用户,可能被揪出来加以威胁甚至投入监牢。一位微博用户(我们在此隐去姓名,以防中国政府对其报复)曾发布微博,批评当地政府的不良作为,但很快就收到了恐吓信,他如此描述自己的遭遇:

“我有一次收到过挺恐怖的私信。我发了一条曝光…一个地方官员的微博。然后他叫人…在私信上威胁我。说我的一切他们都了如指掌,包括我的家人等,我在明,他们在暗,让我最好赶紧删除了,他们会一直注意我的。后来我删除了那条微博,总得保护个人安全呀。”

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中国公司研发的审查技术在全世界首屈一指。如果用户尝试发布含有敏感词的信息,这条微博会被自动过滤,他的粉丝什么都看不到。

即便自动过滤技术再智能,也无法识别信息中微妙的措辞,以至微博用户时常利用双关、反讽和错排文字来蒙蔽过关。

“微博用户借助汉字的特点规避审查,比如用含义无关、但发音或字形相近的汉字取代敏感词,”政治学者Gary King在他2013年发表的有关审查的论文中这样写道。比如,毫不敏感的“目田”看起来跟十分的敏感的“自由”非常相像。

政治漫画将无关痛痒的词汇转化为政治议题。例如,用“大黄鸭”暗讽天安门广场上的坦克,这幅图片形象直观,被广为传播。

“中国网民可以娴熟地运用反讽来表达抗议,”伍仟华(Jason Ng)在他的新书《微博屏蔽》Blocked on Weibo 中写道,“‘社会主义好’和‘我被地方官员代表了’这类十足倾向政府的评论,其实只是冷嘲热讽。”

为了对付“诡计多段”的网民,新浪雇佣了数百名审查员,来屏蔽和删除这些侥幸逃过自动过滤的信息。研究者发现,如果微博信息最终被审查,30%在5到30分钟内被删除,90%在24小时内被删除。

由此,网民与网站之间的猫鼠大战逐步升级:网站加紧研发更先进的审查技术,并雇佣手疾眼快的审查员筑起第二道防线;而网民的对策也层出不穷,或是在排版上做手脚,或是借晦涩的典故表达观点。

用户常用的一项对策是基于计算机对图片识别的弱处。一些微博的文字看似平常,但图片上却附有严禁散布的政治信息,比如六四事件和下台的领导人。虽然这些图片可以逃过自动系统的过滤,但之后还会被人工删除。

我们在此展示被删除图片的同时,也翻译了部分图片的文字说明,并尝试传达图片背后的深意,比如解释中国的文化传统,介绍相关的公众人物,以及破译微妙的政治观点。

我们分析了从100名微博账号上删除的图片,发现它们大致代表了十类“不和谐”的文化。这些图片也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口,让我们有机会窥探中国精英苦心经营的公众形象,及其秘不可宣的内心恐惧,并让我们从中了解中国如何运转这一庞大的审查系统。

就微博审查这一话题,我们曾尝试联系新浪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为止,他们尚未做出答复。

在ProPublica开展研究的同时,空间信息设计实验室(Spatial Information Design Lab)以及哥伦比亚大学的布朗媒体创新学院(Brown Institute for Media Innovation)也在进行名为“翻墙”的研究项目,所采用的研究手段与ProPublica的项目大致相同。他们的合作伙伴为美国笔会和汤森路透。

如果你参与了审查微博,并有意与ProPublica分享你的经历,请与我们联系: weibo@propublica.org (PGP秘钥)

This article is part of an ongoing investigation:
Dragnets

Dragnets: Tracking Censorship and Surveillance

ProPublica investigates the threats to privacy in an era of cellphones, data mining and cyberwar.

Get Updates

Stay on top of what we’re working on by subscribing to our email digest.

optional

Our Hottest Storie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