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是美国最有钱的大学之一。坐享35亿美元捐赠基金(英文),拥有雄厚的筹款实力,纽约大学在外国政府的资金支持下兴建了阿布扎比校区和上海校区,拿出十几亿美元投资(英文)纽约 SoHo 的房地产市场,并且放贷给明星教职员工们去买度假别墅(英文)

然而,纽约大学在某个方面远远落后于其他很多学校——资助贫困学生。

Debt By Degrees 学位的代价

使用我们的交互数据库查询全美7000所学校资助贫困生的力度。点击这里

(Sisi Wei and Annie Waldman, ProPublica)

ProPublica的分析基于美国教育部最新公布的数据,分析发现纽约大学的低收入家庭学生在毕业时承受着沉重的债务负担。该校的佩尔助学金得主——那些来自年收入低于三万美元的家庭的学生——在毕业时平均背负着23250美元的联邦债务

这个数字比盈利性学校巨头菲尼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Phoenix)的低收入学生的欠款数额还大——虽然纽约大学的毕业生会有更高的工资而且违约的可能性更低。

纽约大学并不是唯一一个坐享数十亿捐赠基金却坐视贫困生欠债的学校。在全国最富裕的60所学校中,超过四分之一的学校让他们的低收入学生背负平均两万多美元的联邦债务。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California)拥有46亿美元的捐赠资金(英文),然而南加大的低收入家庭的毕业生生平均负债23375美元——比纽约大学的毕业生还要高一点。在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15亿美元捐赠基金(英文)),这个数字是2.7万美元。在威克弗里斯特大学(Wake Forest University ,11亿美元捐赠基金(英文)),低收入家庭的毕业生负债29150美元

这些新的学贷数据来自奥巴马政府为高校打分的计划。面对各高校的激烈游说,政府虽然做出了妥协,但仍然建立了一个叫作“大学评分卡”(英文)的网站,公布了很多数据。ProPublica用这些数据制作了交互数据库“学费的代价”。你可以从中搜索近7000所大学的信息。这些数据前所未有地详尽披露了贫困大学生所背负的债务,第一次让人们看到,与他们富裕的同龄人相比,这些贫困学生多背负了多少债务——以及这些学生是不是有能力偿还这些债务。这个数据库同时也披露了毕业生们的收入水平。

这些数字还有更深远的涵义。研究(英文)表明,即便是小额负债也会提高学生辍学的可能性——特别是对于少数族裔和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来说。不仅如此,一般来说四年联邦助学贷款的上限是2.7万美元(英文),通常并不足以支付上大学的全部花费。很多学生仍需要寻求私人银行借贷或是在校外兼职。

“学生贷款对每个借款者来说是不一样的,” Mark Huelsman说道。Huelsman是一家非营利性公共政策公司 Demos 的高级分析师。“对于一个贫困家庭的第一代大学生,和一个要上法学院的学生来说,学贷的意义非常不同。”

事实上,本科生贷款数额并没有研究生大,但是他们的违约率更高(英文)。欠债可能会让一个低收入的年轻人几年都难以翻身,让他无法享有存款,无法获得抵押贷款,甚至无法得到一份他/她向往的职业。

“说到底,这些家庭根本没有可以倚靠的收入来源,” Huelsman说。

在纽约大学的艺术学院 Tisch 学习摄影是 Rebecca Arthur 的梦想。而然她的母亲在疗养院工作,每年只有不到2.5万美元的收入。 Arthur 早就知道,要想负担总额超过25万美元的四年学费会有些困难。然而当 Arthur 被录取的时候,她还是惊呆了——不仅仅是因为她被最爱的学校录取了, 更是因为她发现学校提供的补助非常微薄。

“第一笔账单是3.2万美元,比我妈妈一年的工资还多,”她说。“既然他们知道我负担不起,干嘛要录取我呢?”

Arthur曾经尝试通过众筹(英文)的方式解决剩下的学费,开学前一个月,她的妈妈去世了。直到这时,纽约大学才答应重新考虑她的资金补助计划。虽然学校提高了对Arthur的补助,她仍然同时打着四份工,并且毕业时将会有2.4万美元的欠债。

“纽约大学不好的一点就是钱永远是个问题,” Arthur 说道。她现在已经是纽约大学大二的学生了。“这些真正想要(来纽约大学上学)且应得这些补助的学生不该争取得这么费劲。”

为了回应近期受到的有关财政优先级的批评(英文),纽约大学表示,从2002到2012年他们的学生的补助翻了一番还多(英文);在过去的五年间,学生的负债明显下降。不仅如此,纽约大学比其他精英学校招收了更大比例的佩尔助学金获得者。纽约大学还指出,如果摊在每个学生头上,他们的捐赠基金并没有多少,因为纽约大学的学生人数比其他精英学校多很多。

“纽约大学对于学费和债务的问题非常关切,”纽约大学的公共事务副主席John Beckman告诉ProPublica的记者。“纽约大学已经在提高学生补助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这里有纽约大学的完整回复(英文)。

虽然纽约大学学生的平均政府贷款和私人贷款数额在过去的五年内的确有所下降,然而这些数字和十年之前没什么差别(英文)。纽约大学的助学金金额从2002年到2012年增长了138%,但与此同时学校的学费和杂费的收入增长了91%。纽约大学斥资60亿美元的扩张计划受到了教授和学生们的抗议,大家认为这些钱应该花在助学金上。

纽约大学的贫困家庭学生毕业时负债累累——比菲尼克斯大学的贫困毕业生负债还多。(Robert Mecea/美联社)

今天发布的一份政府报告(英文)和数据一起证明了贫困学生在互相竞争的学校间所付的学费多么不同:在哥伦比亚大学(捐赠基金82亿美元),贫困学生平均每年仅支付8086美元,远低于纽约大学的25441美元。

“有些大学说特别爱说他们是怎么帮助低收入家庭的学生的,” 新美国基金的高级分析师Stephen Burd说,“但是他们言行不一。”

总的来说,非盈利性大学的学生比盈利性大学和社区大学的学生过得好一些。一项最近的研究(英文)显示,非盈利和公立大学的学生有较低的违约率和更高的收入。

在ProPublica分析的2000所非盈利性大学之中,一些富裕的学校在帮助低收入学生方面表现尤其出色。

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拥有近10亿美元的捐赠基金,而只向它的贫困学生收取相当于纽约大学四分之一的学费,它的学生毕业时仅有相当于纽约大学学生一半不到的欠债

就在十年之前,瓦萨学院和纽约大学相差无几。2006年,学校聘请了一位新的主席Catharine Bond Hill。Hill是一位学者,专门研究如何让学生有机会上大学、上得起大学。在她上任的最初几年,Hill施行了”不看家庭收入”的录取制度。她同时实施了一项政策,将助学贷款替换为助学金提供给贫困学生。为了鼓励低收入学生报考瓦萨学院,她在贫穷的社区大力开展招生宣传,并和已经存在的大学预备项目合作。

十年之后,这些举措将瓦萨变成了美国国内低收入学生生最有能力负担的大学之一。今天,超过20%的瓦萨学院的学生是佩尔助学金的获得者。这个比例是十年以前该校低收入学生比例的两倍。

“有资源的学校应该提供更多的基于需求的助学金,”Hill告诉ProPublica。

为低收入学生创造公平竞争条件的学校还包括阿莫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威廉姆学院(William Collge)。这两所大学都位于西马萨诸塞州,将近20%的学生是佩尔助学金的获得者,并且毕业时欠的联邦贷款不超过一万美元。肯塔基州的伯利亚学院(Berrea College)不收学费,且只招收低收入学生。

瓦萨学院的主席Hill告诉ProPublica,其他富裕的大学应该付出更多努力招收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并且帮助他们负担学费。和数据一同发布的一份白宫报告(英文提到,低收入家庭的学生经常会被学校明码标价的学费吓跑,而并不知道他们有机会得到资金补助。

“我们知道外面有很多优秀的学生。我们最近的努力证明了的确是有办法把他们招进来的,” Hill说。

哈佛(Harvard,捐赠基金359亿)、普林斯顿(Princeton,捐赠基金209亿)和耶鲁(Yale,捐赠基金239亿)都会为低收入学生提供慷慨的帮助,甚至免除他们的学费。但是这些学校并没有招收很多贫困学生。在哈佛,只有10%的学生是佩尔助学金获得者。

当被问及为什么低收入学生数量那么少时,哈佛的工作人员说,学校尽全力录取最优秀的学生,并没有考虑他们的财务状况。

作者之一 Sisi Wei 是纽约大学2015年春季学期的有偿兼职教授。

中文翻译:邱悦.